hffdgg

凌追①

题目没想好......
文笔废,自娱自乐文,ooc,慎入
cp是凌追!凌追!凌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自金光瑶事件后,蓝思追再一次见到金凌,是在清河聂家的封棺大会上。

他与蓝景仪及若干蓝家弟子客卿随蓝曦臣和蓝启仁参加大典,一路上蓝曦臣脸色十分难看,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上次观音庙回来后,他就整日闭关,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也时常走神,一副失了三魂六魄的样子。蓝启仁没法,只得自己揽下宗内大小事务。但他毕竟教导蓝曦臣多年,变成眼下状况,内心除了失望,也甚是悲痛。想及此,又不可避免地想起自己的另一得意门生蓝忘机,要是他在这里,自己不知能少操多少心,因此越发痛恨魏无羡。蓝思追给蓝启仁送饭时,见这位老先生时而摇头,时而叹气,时而又气得胡子发抖,不禁身子一抖,惊吓之余只觉得蓝启仁为宗族呕心沥血,真可谓劳苦功高,内心越发敬佩。

“思追?思追!你怎么了?”蓝思追回过神来,发现是蓝景仪在拉自己的袖子。“想什么呢?大典快开始了!”蓝思追不好意思道:“没.....没什么......”蓝景仪没在意,只继续伸长脖子张望:“诶,思追,看那边。”蓝思追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看见了蓝曦臣强提笑容在和聂怀桑讲话,而江澄依旧面色刻薄,站在他旁边的,是刚继位家主的金凌。

蓝景仪:“哈,大小姐还是老样子,臭脾气篓子。”

蓝思追无奈:“景仪,背后不可语人是非。”

高台上的金凌一身金星雪浪袍,身姿挺拔,面如冠玉,额点朱砂,俊秀非凡。虽然表情和以前一样,但不复往日少年盛气,脸上显露出几分憔悴。是了,就算他身后有舅舅江澄坐镇,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接手金光瑶留下的烂摊子、镇压下面那些蠢蠢欲动的旁系长老,还要承受扑面而来的谩骂和轻视,对于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来说,这担子未免太沉了。

几位家主你来我往几句后,聂怀桑道:“大典快开始了,各位宗主请入座。”蓝曦臣望着他,感觉面前这人和金光瑶一样,好像自己从来也没有真正认识过,陌生得可怕。“二哥,你怎么了?”聂怀桑关切问道。蓝曦臣怔了片刻,望着眼前的笑脸,又望向那口棺椁,心里茫然非常,但最终也只是摇头道:“无事。”

金凌眼睛紧紧盯住那口被重重封住的大棺,内心五味杂陈。......

金光瑶不为人知的过往,以及一些人发自内心的念想,最终在一片骂声中随棺材永远封存于地底。

天色入暮,由清河聂氏做东,举办晚宴。席间不断有人借敬酒之名向金凌抛出绵里藏针的试探,激得他内心大为光火,要不是顾念着金家现下的状况还有江澄不断咳嗽制止,恐怕金凌早就控制不住手里的酒杯。

江澄也脸色阴沉,一边磨挲着紫电一边盘算着日后怎么收拾这些人。
------------------------
谢谢能看到后面的小天使~冷坑哭瞎,只好自己割大腿肉吃
思追和阿凌面都没碰到,我有罪π_π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