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fdgg

凌追④

文笔废,ooc,有雷,慎入
cp金凌x蓝思追
大量私设有,原创角色出没

“金……金凌?”

走了没几步,金凌放开了手。

蓝思追面对金凌有点愤怒的眼神,心下了然。

金凌道:“你难道没发现那老头有问题?”

蓝思追道:“我知金公子你想说什么,我也觉得那老人家确实有问题,他表现得太急了,破绽很多。”其他先不论,最奇怪的是从进门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蓝思追过,对其他人都视若无睹。

“他摆明就是冲你去的!你难道还想去当饵?简直……”金凌想说蠢透了,可是看着蓝思追温润的眼睛,就不自觉的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蓝思追道:“那位老人家好像很害怕......他可能是因为被人威胁了,我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凌斜眼:“所以你就想以身犯险?”

蓝思追笑道:“金公子放心,我有分寸,该强硬的时候绝不会手软的。”

金凌哼了一声,道:“谁、谁担心你了,我只是想解决好这次夜猎,别会错意了!”

“思追!金凌你干什么拉思追走?”蓝景仪和其他少年追了上来,“怎么回事啊你们?”“是这样的......”蓝思追如此这般说出了他们的猜测。

蓝景仪道:“……原来如此!我就觉得那个人很不对劲!大小姐满身闪金光,他看都没看一眼!”

金凌:“…… ……你几个意思?”

蓝思追绷不住一下就笑了,其他人也忍俊不禁。

重新商议后,留了两个蓝家少年在镇长家附近蹲点,剩下的人去打探别的消息。蓝景仪和另一个人去了饭馆,蓝思追则和金凌去了棺材铺。

询问了老板后,证实了先出现失魂症的都是去过茫山的猎户,这点镇长没说谎。

金凌道:“那那个被吸干血的人是怎么回事?”

老板道:“这个人倒不是猎户,我只知道那个人是十多年前搬到这里来的,然后就在这落根娶妻生子了。他为人十分内向,平时也不太和邻居往来,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我还不知道有这个人!”

他们去寻了蓝景仪,发现得到的也是差不多的信息。

合计了一下,他们认为邪祟确实在那座茫山上,于是匆匆上山。快入夜了,蓝家援助又还没来,为了防止更多的人被吸魂,必须要做点什么。

茫山并不是单单一座山,而是好几座山连绵合一,山体常被白雾笼罩,从下望上茫茫影不识,故称茫山。山脚就是忻虞镇,镇上不少居民靠从山上流下的这条溪水过活。山上树木极多,可树叶发黄,毫无生机。树林也是一片死静,竟是一只鸟儿虫儿都没看见。

那条溪水散发着黑气,静静的流淌着。

蓝景仪惊呆了:“就这样还有人上山打猎?不是吧?”

蓝思追蹙眉:“这应该也是妖物作祟。看那条河,不少人应该是饮用了这水所以生病了。”但这并不是失魂症的原因,必定有许多邪祟。或者说,有一只特别凶恶的邪祟。

“天快黑了,我们速战速决。”

蓝家少年们纷纷从乾坤袋里取出各种符篆,把感应符贴在树木不显眼的位置,绕成一个大范围的圆。还有其他阵法,略过不提。金凌道:“我带了缚仙网和捆仙索,要用吗?”

蓝思追突然想起大梵山那一幕,时过境迁,金凌现在是四大世家之一金家的家主了,由那个霸道跋扈的少年变成了他需要仰望的存在。

蓝景仪道:“当然要!越多越好!有干嘛不早点拿出来?”

金凌道:“你们又没问!我干嘛要拿?”

蓝思追:“……”看来金凌的家主之路任重而道远。
——————————————
一切准备妥当,他们迅速躲到一处草木茂密处,等着猎物上钩。虽然他们大概应付不过来,但牵制一下还是可以的。

少年们纷纷自行扫了块地方打坐,修行兼养神。蓝思追坐在最边缘地带。黑暗中,一枝黑色的藤蔓正悄无声息地伸向蓝思追的手……

“有东西突破了我的防线!”一名少年突然站起。全部人都防备起来,做好准备攻击的架势。

蓝思追也站了起来:“在哪里?”他一站起来,藤蔓就迅速消失不见,而蓝思追丝毫没有察觉。

那名少年用手指道:“那边!”

蓝思追道:“我们走!”

众人立即御剑。蓝景仪道:“思追!你的手怎么这么黑?”蓝思追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确实有一只手黑了。“我也不知道,可能布阵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的吧。”蓝景仪点点头,转回去不说话了。

蓝思追皱眉,这只手恰恰是那位老人家握过的,这会是巧合吗?

金凌突然大叫了一声,蓝思追连忙拉回思绪,问道:“金公子,出什么事了?”

金凌惊疑不定:“我觉得那边那个……像是我舅舅的紫电……”

蓝思追一看,果然是一片紫光。那里打斗之声异常凶猛。

一行人降落,仙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出去,金凌也急急往打斗之地冲了去。

蓝家少年也跑着跟上,蓝思追听见金凌叫道:“舅舅!别打了!”心里涌上不好的感觉,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他们赶到一看,果然是江澄。他气势汹汹的挥动着紫电,旁边的树木都断了,金凌在一旁试图阻止他:“舅舅!先住手!别打了!”而江澄攻击的对象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正准备爬起来——正是温宁。

蓝景仪眼都直了:“这……这算是什么事啊?”

而江澄并不理睬金凌,又一鞭要挥下去。这时一个身影挡在温宁身前,而紫电已经收不回去了,江澄内心暗道不好,金凌也急道:“蓝愿!!”

蓝思追咬牙闭眼,却没有等到想象中的鞭笞,睁眼一看,是温宁出手抓住了紫电。

温宁道:“江宗主,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尽管冲我来,不要……不要伤到其他人。”

蓝思追看着温宁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难过道:“宁……温先生……”

蓝景仪简直要被吓死了,喊道:“思追你没事吧?!”

江澄听了温宁的话,冷笑数声:“你倒是会说…。我且问你,你跟着这群小辈干什么?到底安了什么心?!”然后对着旁边的金凌道:“要是我不来,是不是这东西跟着你回金家你都不知道?!”

金凌本在气江澄又跟踪他夜猎,但被一训,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憋屈地闭嘴。

江澄对蓝思追道:“你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蓝思追迎上江澄的目光:“江宗主,我们今晚到此是为歼除邪祟而来,望江宗主以大局为重。”他紧握的手出了汗,心率也因紧张而加快。

江澄眯眼,问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蓝家就是这么教你的?”金凌头都大了,蓝景仪和其他小辈也暗自叫苦。

突然一个少年“啊”了一声,一看连江澄和温宁都朝他看来,不禁有点发怵:“那个……我的防线也被破了……就那边……”另一个少年也弱弱地举起手:“我的也是……”

蓝思追道:“江宗主,今天是我不对,我给您道歉。但夜猎事关重大,您看……”

金凌也忙道:“是啊舅舅,这次就算了吧。”

江澄瞪他:“算什么算!你哪边的?”又转过头来,“今天就先放过你,以后别出现在我和金凌面前!”说完转身就走,金凌立马带着仙子跟上。

温宁道:“阿苑,没事吧?”蓝景仪和其他人也围了上来,蓝景仪道:“思追你吓死我了!你没看见江宗主要吃人的样子?居然还往前凑!”

蓝思追道:“没事……事不宜迟,我们快去。”

忙活了一整夜,斩杀了四只食魂煞和两具走尸。它们都异常狂躁,杀的时候破费功夫。在期间还有好几次有人差点被死尸伤到,幸亏温宁及时出手。而金凌这边也收获颇丰,斩获三具走尸一只食魂兽还有两只水鬼。

“一个小镇子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魔物?”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第二天天亮,蓝家的前辈到了,又对茫山进行了深入的盘查,结果发现有几株致幻的植物。蓝家对此得出的结论是,猎户们上山打猎,吸入植物气体产生幻觉,被这些魔物吸了魂魄。而树木和溪水被满山的魔气侵袭,普通镇民喝了溪水,就被魔物有机可乘。至此,整个事件告一段落。

蓝思追发现自己的手也没有那种黑色了,蹲点镇长家的两名少年也表示没有异常,而且镇长消失不见的孙子奇迹般地回来了,他激动地哭了半天。

蓝思追疑惑:“那老人家没说他孙子失踪啊?”两名少年摇摇头:“不清楚。”

“蓝愿!”金凌走了过来。“金公子。”两名少年见了就打招呼离开了,蓝思追走过去。

金凌道:“听说你们这次夜猎收获不错嘛。”

蓝思追道:“哪里,不及金公子。”

金凌道:“你知道那个被吸血的人是怎么回事吗?几十个人里就只有他被吸血,非常奇怪。”

蓝思追摇头:“我不清楚……金公子和我想到一起了。我打算去那户人家里看看。”“我也去!”

两人来到一个小破屋前,金凌问:“这里就是?”蓝思追点点头。一个衣服打着补丁的妇人抱着个睡着的婴儿出来,看见他们,惊惶地问:“你们是什么人?”说着就想逃回屋。

金凌觉得她的态度很不正常,好像他们两人要吃人一般。蓝思追安抚道:“放心,我们没有恶意……”突然仙子就冲进了屋子里。“等等仙子!快回来!妈的!”妇人见此情景,颤抖着说了一句妖怪,就倒在地上。

蓝思追:“……”

金凌:“……”

蓝思追探了她的鼻间:“还有气息。”说完就把娘两搬进屋子里的床上。

金凌则看着自己的爱狗到处嗅:“仙子,有什么发现吗?”仙子“汪汪”的叫着,拼命地挖着一块地。

“蓝愿!这边好像有东西!”仙子是灵犬,能引起它注意的东西也绝非凡品。

两人找来工具把地刨开,刨了几尺深才挖出一个大木盒。金凌抱怨道:“藏得真够深的!”

打开盒子,里面有灵器、几块玉片、几个看起来像通行玉牌的东西、小照妖镜等物,还有两柄短剑,看起来品阶还不低的样子。

金凌皱眉:“怎么回事?这个人看起来还是个修士?”

说着拣起一块玉牌,脸上升起惊异又厌恶的表情:“这……”

蓝思追凑过一看,心中涌起惊涛骇浪:“怎么会……?!”

玉牌四周刻着炎阳烈焰纹,中间一个大大的“温”字。

金凌咬牙切齿:“原来是个温狗,被吸干血真是便宜他了!”

蓝思追听了,一股情绪一下从脚底冲上头顶,脸瞬上的血色瞬间被冲耍得一干二净。就算明白金凌说的并不是他,但他心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金凌身上的那股恨意。说到底他身上还是流着温家的血,他的长辈们手上沾满了许多人的血,而其他家族的人也亲手葬送了温家人的未来。而身为温氏后代的他,会被这个世界所接纳吗?还是说,要一直背负着这个沉重的秘密活下去?

“蓝愿,你怎么了?”蓝思追如梦初醒,沉重地低下了头。“没……没什么,我准备把这个交给前辈们,可以吗?”金凌拿出手帕用力擦那只拿过玉牌的手,道:“随便你!”随即扭捏道:“……你真没事吧?”

蓝思追勉强笑笑:“没什么。”

看着那尚在昏迷的妇人,还有那睡的颇香的婴儿,蓝思追心中无比惆怅,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放在桌子上,就拿着木盒走了。

怎么说也是温家的后代,还是想他过得好一些,然后永远脱离这个漩涡。

金凌看蓝思追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莫名有点烦躁。

这个木盒在蓝家没引起什么波澜,就算是温家人,他们也不会腆着脸去为难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温家血脉的妇人和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蓝思追知道这个结果后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没弄清楚那个人被吸血的原因,但已经足够了。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刚走不久,忻虞镇镇长和他的孙子就暴毙了。镇民们唏嘘不已,但过了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

这篇文话真是非常多……爱情也慢热T_T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