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fdgg

【凌追】梦境⑧

文笔废,ooc,有雷慎入

“景仪,我出去一下。”蓝思追对躺在床上仍在看课外书籍的蓝景仪说道。

“哦哦……嗯?”蓝景仪一下子放下书,似是反应了过来:“思追你又要出去?去做什么?”

蓝思追道:“我带金凌去冷泉那边,今晚可能要晚点回来。”

蓝景仪坐起来问:“思追你最近怎么了?老和大小姐走一起。”

蓝思追随意挑了套衣服,装进了乾坤袋:“大家都是朋友啊,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我走了。”

蓝景仪忙道:“等等等等……思追我也去!好久没泡冷泉了,算我一个!”

蓝思追揶揄道:“以前你不是都不肯多去的吗?怎么转性了?”

蓝景仪嘴硬:“才……才不是呢!思追你不要乱说!”说着十分不舍地看了看手里的书,道:“思追你先去吧,我看完最后一点就去。”

“嗯。”

蓝思追和金凌途经遇到巡夜的蓝家门生和蓝家的前辈,无论是谁都含笑和蓝思追打招呼,让金凌对他的好人缘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在有点羡慕的同时暗道蓝家让蓝思追为后生之首不是没有道理的。

到了冷泉旁边,蓝思追开始解衣带,泡进水中才发现金凌只脱了个外套。蓝思追偷偷笑了一下,随即正色道:“金凌,你不用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男的嘛。”

“谁……谁说我不好意思了!”金凌三两下脱光衣服就往冷泉里跳。

“哇!”金凌猛地抖了一下:“这么冷啊?!”

蓝思追伸手握住他的肩膀:“先别动……”

金凌随即感觉道有一股热流顺着蓝思追的手涌入他的身体里:“谢谢……”

蓝思追收回手道:“不用客气。大多数人第一次泡冷泉都会觉得不习惯,久了就没事了。”

接下来双方无话,都开始闭眼修行。

金凌果然感到身体上的不适在慢慢消逝,睁开眼睛,果然看到身上的伤痕已经变淡了,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他想和蓝思追分享一下他的喜悦,却不好出声打扰。

皎洁的月光映在蓝思追脸上,金凌还没见过他不戴抹额的样子,觉得挺新鲜,止不住地打量他。蓝愿老爱笑,性子也温和,总觉得特别像泽芜君。

金凌知道蓝思追是蓝忘机带大的,但总也想象不出他们两个相处时候的样子。

蓝愿家教礼仪非常好,但也有自己的脾气。金凌想起以前和蓝思追吵架的日子,觉得自己以前确实有些任性了——但这并不能成为蓝景仪叫自己大小姐的借口!蓝景仪那家伙好像和他有仇一样,整天对上他就是吵吵嚷嚷!都是蓝家的后生,怎么一个天一个地?

蓝思追不仅性格好,脸也好。金凌确实觉得在那群蓝家小辈中,蓝思追格外好看。银色的月光笼在他的脸上,金凌总觉得看得不真切。

蓝思追微微皱眉,眼睫动了一下,看着他快醒了,金凌吓了一跳,立马拉开距离,心里也疑惑:我什么时候离蓝愿这么近了?

蓝思追睁开眼,觉得心情变得更平静开阔了。他对冷泉的偏爱是受蓝忘机的影响,每隔一段时间就爱来泡泡。
“金凌,你身上的伤好多了吧?”“是啊,托你的福。”……

刻意忽略了刚才的小插曲,两人聊得还不错,好像当了很久的朋友一样。有时候连蓝思追自己也觉得神奇,明明他和金凌是截然相反的性格,但谈在一起后相处得却意外地和谐。

其实金凌刚开始动的时候蓝思追就已经察觉了,毕竟是修真之人,没理由有人近身都毫无察觉。但他不愿戳穿,心里还觉得十分有趣,因为在他看来,金凌就和蓝景仪就像是自己的弟弟一样。

正说着话,金凌突然“啊”了一声,道:“你头发上好像沾了什么东西……别动,我帮你拿下来。”
金凌慢慢向蓝思追靠近。

月光下的金凌更美了,虽然眉间朱砂消散,但黑色的眼眸显得更深邃。

蓝思追不由屏住呼吸,心跳也加速了。

金凌伸出了手,就要碰到蓝思追的颈间。

“哇啊啊啊啊!!!”两人听见一阵大叫,急忙分开,扭头一看,是蓝景仪震惊的站在一边,手里的东西都掉了。

蓝思追忙道:“景仪,不是……”

“我……你……你们……”蓝景仪慌忙的在原地转了两圈之后,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说完不等他们把话讲完,拔腿就跑。

金凌怒道:“你跑什么!!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蓝景仪根本不听他们解释,一个劲往前冲。眼看他就要消失在远处,蓝思追也顾不得旁了,大声道:“景仪!站住!”

金凌心想我叫了这么多声都没用,你多叫一声又有什么用?却见蓝景仪僵住了似的,真的站住了。“……不是吧?”

蓝思追也意识道了自己的失态,忙从泉边的乾坤袋内取出传音符对蓝景仪说要他过来。

见蓝景仪真的一步一步往这边挪,金凌奇怪:“他怎么这么听你话?”

蓝思追不好意思道:“你知道的,含光君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含光君不在的时候,都让我去监督他们的。”

蓝思追说得委婉,金凌却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敢情是训得严,被吓怕了,条件反射。

蓝景仪越靠越近,两人觉得他有点不对劲,近了借月光一看,发现他捂着自己的双眼。

蓝思追无奈了:“景仪,你先把手拿开……”

“不!我不拿开!你们……你们多久了?思追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旁边金凌一听,不由涨红了脸:“你胡说什么!我只不过看见蓝愿头发上有东西,想帮他拿下来而已!”

“书里头说了,解释就是掩饰!”

蓝思追无奈道:“景仪,你还是少看子真那些话本吧……金凌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误会。”

蓝景仪一听,手放了下来,愣住了:“真的?”

蓝思追不住点头:“对!就是这样!”

蓝景仪这下放了心:“哦!原来如此!我就说思追怎么会看上大小姐,原来都是误会!那我就放心了!”说完解衣带准备下水。

金凌极其不满:“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蓝思追看到事态已恢复正常,不禁松了一口气,但心里还是像有道结,直疑惑刚才他怎么会迷了心窍般,丝毫没有察觉到景仪的靠近。

看着他们两个又要吵起来,他习以为常,也不愿多想他急着向蓝景仪解释是想要证明什么。

蓝思追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慢慢发生改变。

不过他也没时间去察觉了,因为第二天,他们三个就被罚抄《雅正集》三遍,理由是在冷泉大声喧哗。声音之洪亮,把在床上休息的蓝启仁气了起来,连尚在山洞闭关的蓝曦臣都听见了……

————————————————

最近都没什么时间更了😱
两人终于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不过离在一起还有些距离→_→



评论(7)

热度(19)